首页 »

刘士林:太纯粹的完美方案,都是不结果的花儿

2019/9/11 22:46:04

刘士林:太纯粹的完美方案,都是不结果的花儿

城市是天生最活跃的经济体,从一开始就是驱动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的主要空间,也是丰裕的物质生活和良好生活品质的象征。当今世界是城市世界,经济活动的城市化趋势进一步强化和突出,这是探索经济结构治理和产业转型发展必须立足的大背景和大前提。

 

现在不少人研究经济发展问题,最常见的方式是“就经济论经济”。比如一谈经济就是“三产的占比或协调问题”,再不就是围绕着“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做文章。“在商言商”,关注和经济发展最密切的要素尽管不错,但如果把全部的目光和心思都花在“三产”和“三驾马车”上,看不到空间、政治、社会和文化等要素的客观存在,必然会忽视掉经济生产活动与整个社会发展进程的交互作用,同时也难以把握住一个社会的现实需求和未来的发展需要,各种预测、判断及制定的政策和设计的体制机制,就容易“剑走偏锋”甚至是“走火入魔”。如近年来此起彼伏“唱衰中国经济论”,从一些西方经济理论和经济数据看,它们大都可以“自圆其说”,但为什么预言一次次“失败”,因为他们基本上是“就经济论经济”。

 

从哲学上说,这是一种典型的“独断论”。用喜剧大师莫里哀的话说,“他们宁可把病人治死,也不相信他们的教科书有问题”。打个当代的比喻,“就经济论经济”,很像目前高校的一些博士论文,它们一般对自己研究的某个对象和领域用力甚勤,也吃得比较透和把握得比较准,但对研究对象的历史来源和社会背景、同时代的其他思想和人物关系以及这个对象后来的演化等却很少问津,也可以说,是“内部研究较好”而“外部研究严重不足”,这样的论文即使本身再严谨再努力,还是难免给人一种“学生腔”的感觉,同时由于比较拘束和狭窄,也不可能得出有现实价值的结论来。城市是经济活动的中心,城市文明是经济建设的目的,有鉴于此,我们的经济研究,特别是战略研究和宏观治理,如何从“就经济论经济”的模式中超越出来,“学会并善于运用城市的方式思考经济发展和治理问题”,应成为认识和探讨技术创新、经济转型和结构治理的一个基本的方法共识。

 

所谓“城市的方式”,就是一切从城市的观念、理论、规律和框架出发,去认识、分析、研究和把握经济活动和过程的方法论。从城市的视角出发,经济生产就不仅是一个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而是和城市的其他要素如环境、政治、社会、文化等密切相关,在一些部门和领域甚至还“浓得化不开”的综合性问题。这不仅直接超越了“三产”、“三驾马车”等惯性思维,也有助于真正打开经济学的视野和胸怀,使这个事关人类生存和发展基础的重大社会部门获得更为复杂的“大脑”和更上一层的“境界”。毋庸讳言,目前全球面临的经济发展难题和困局,主要是“经济发展孤军深入”及“与其他社会部门脱节”的结果,比如污染问题主要是忽略了经济与环境的关系、贫困问题主要是忽略了经济与政治的关系,而社会和文化的不健康则主要是忽略了经济建设与制度建设、人文建设的关系。这也表明,如果今天还不兼顾这些相关的领域和问题,那么各种经济治理药方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各种对策建议也依然会因为“顾此失彼”而无法达到“综合施策”“标本兼治”的目的。

 

对当下的经济研究和治理而言,与经济生产活动密切相关的空间、政治、社会和文化等,主要集聚在城市中,并以相互缠绕的交互方式深刻影响着城市的形态、功能和运转,所以我们必须破除“就经济论经济”的惯性思维,确立一种以经济科学为主体、以城市科学为母体的经济发展理论与方法,为规范城市经济发展、协调城市经济与空间、政治、社会和文化的关系提供“内在的观念”。最重要的是,不能切实树立这个新的思维方式,就容易在思考经济问题时把其他要素都排除出去,就像古希腊的柏拉图为了哲学而把诗人赶出“理想国”,就像20世纪的维特根斯坦为了语言哲学而把伦理学、美学等驱逐出去,这样做虽然可以形成完美的理论方案,但由于它们本身太纯粹和太干净,就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落地和实现,最终难免于沦为一种“空中楼阁”或“不结果的花儿”。

 

在日趋动荡的当今世界,环境问题、贫困问题、能源问题、金融问题、城市病问题等层出不穷,人类赖以存身的经济生产方式深受其影响,经济治理和经济转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也与日俱增。我们想强调的是,在人类的城市时代中,经济治理和发展也已演化为一种“城市现象”或“城市问题”。在这个背景下,从城市的框架关注和思考经济发展,可以为经济学的发展构建一个理论与应用并重的生态圈,一方面,促使经济学发现真实的经济问题及根源,转变自身的学术范式和实现理论创新,另一方面,促进这门事关国计民生的大学问与其他学科的协调发展,联合为城市人类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提供新的知识和智慧。

 

对此初步可先从三方面做起来,首先,梳理一下经济学中的城市问题、理论和方法,重点关注它有哪些方面的成绩、存在哪些问题以及还有哪些方面应关注而没有关注,总结一下自身融入城市框架的“家底”;其次,研究一下城市化进程对经济发展与治理会提出哪些新的要求,如城市环境方面的“去三高产业”问题;如消费生活方式方面的现代服务业问题;如城市文化建设提出的文化产业问题;如我国新型城镇化提出的新型工业化问题;智慧城市提出的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问题等。再次是研判经济发展与城市发展在战略目标上的“融合”问题。城市的本质在于提供一种“有价值、有意义、有梦想”的生活方式,这也是健康的可持续的经济生产和进程的最高理想和最后目的。目前,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经济在战略上应该融合发展,以便找到大家共同的“初心”,并携手奋斗以实现共同的“理想”。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苏唯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