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纵深 | 当规定遭遇世道人心,何去何从

2019/9/11 22:46:03

纵深 | 当规定遭遇世道人心,何去何从

此前,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的一份“居转户”公示名单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有网友质疑,其中有一位申请人缪某在去年有过疑似“医闹”的行为,不应作为人才引进。11月2日,官方回应称将根据市民反映,“对相关情况进行复核”。4日,缪某递交书面报告主动撤销申请,官方表示鉴于当事人行为已“终止相关复核程序”。事件告一段落。

此后,有人拍手称快,也有人继续存疑。更不乏有声音表示,这件事情貌似已经了结,但今后如果有类似的情况再发生,当政策规定遭遇“世道人心”,应该怎样妥善处理,“前车之鉴”是否能成为“后事之师”呢?记者专访了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陆志安。


尊重事实,警惕“标签”
   

上观新闻:在公众对缪某的质疑声中,作家六六的态度颇具典型性,她认为缪某要为自己曾经的过错负责,“过激行为得不到惩戒,社会就乱了。”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以去年之过质疑今日之申请是否合理?
   

陆志安:首先回顾去年的伤医事件。当时接到报案出警的徐汇区公安针对此事的官方表述为:一女患者与女医生发生口角并引发肢体冲突,过程中造成双方不同程度受伤,医生鼻梁骨骨折。既没有认定“医闹”行为,也没有就此事立案。
   

很多人询问,为什么缪某没有留下案底?最可能的情况就是,警方执法判断这件事没有达到严重伤害的程度,不必要采取行政处罚或者行政拘留的方式。因此,按照常规的民事纠纷调解,女医生作为被侵害人接受侵害人缪某的道歉和赔偿就结束了。从法律角度看,缪某的道歉和赔偿实际上就是为她自己行为所付出的代价。
   

网友们质疑缪某人才引进的资格,但根据2016年人才引进的打分细则可以明确,“提供虚假材料、行政拘留记录和一般刑事犯罪记录等指标”的减分行为已经被考虑到,缪某去年的行为并不至于影响她的入选资格。至于要“一票否决”的严重刑事犯罪就更加谈不上了。所以,就现行的政策来看,缪某从递交申请到公示阶段都是符合程序、符合规定的。
   

上观新闻:这件事情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事人缪某的教师身份和她疑似“医闹”的行为切中了当下的热点和痛点。
   

陆志安:的确如此。一谈到教师,很多人的反应就是“为人师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的社会对人的多面性是缺少客观认知的,大家希望一个人在工作和生活中始终能够保持最好的那一面。可仔细想一想,谁能够一辈子不犯错呢?只是因为错误程度的不同,受到的惩罚不同,被人接受、原谅的程度也不同。
   

我想,过多纠结于缪某的教师身份从而对她的业务水平和人格产生质疑意义不大。教师犯错,同样可以具有教育意义。如果她在学生面前坦承自己的错误,把自己作为一个反面教材给学生们上课,未尝不是一个深刻的反思、严肃的警醒。
   

而谈到“医闹”,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当前的医患矛盾由多方面因素造成。如果不是“就事论事”,而是上升到一个高度让个体承担所有的舆论炮火,就容易走向极端。
   

如果公权力执法判断一件事情是“医闹”,毋庸置疑要依法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但,是不是因为“医闹”,就要更加处罚从重了呢?从执法的公平性原则来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应该一视同仁处理。
   

终结未结,待权威解疑
   

上观新闻:可以看到,相关机构本次回应公众意见、作出“复核”的决定还是及时的。随着当事人撤销申请,复核程序自动终止,风波似乎迅速平息。但对公众而言,是否还有疑问没有解答,如果以后再发生类似的情况,该如何处置更为妥当?
   

陆志安:坦白说,现在这件事情看上去戛然而止,但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事关公众切身利益,大家还是期待权威的声音来发话。
   

我个人认为,开诚布公谈这件事,借着讨论进一步明确、完善规则,为今后同类型事件的处理树立榜样是很有必要的。立规矩,然后不断解释、说明,本身就是相当重要的公共交流过程。
   

因此,首先相关机构可以对现有规则制定的合法性、合理性作出解释。告诉大家,当前阶段,人才引进的目的是什么,希望引进怎样的人。根据这些原则,实施了哪些具体的考核,考核的规范、评判的标准是什么。
   

应用在本次事件上,就是告诉大家,缪某其人在整个申请过程中的每一步是否都做到照章办事、材料是否真实可信、该扣的分数是否已经扣除。如果这些都没有问题,那么我想相关机构还是可以“挺直腰杆子”,以认真、严肃的姿态继续回应公众。
   

我甚至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向公众阐释人才引进观念的机会。作为规则制定者,是否可以进一步对各项打分细则做阐释呢?尤其是当前人们关注的道德水准问题,是不是犯过错的人,就没有资格人才引进了呢?
   

呼吁更高的道德标准本身没有问题,但我们同样需要思考一个社会的宽容和有序之间的关系。这座城市是否允许人们犯错和改正?是否到了要“一棍子打死”的程度?错误需要被记录,但其最终目的还是希望人们能够改过自新、积极向善。
   

一座纵容犯错的城市是可怕的,一座不懂宽容的城市也是可怕的。
   

上观新闻:以理服人背后需要公信力,公信力应该怎样建立?
   

陆志安:公信力并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实质上就是从一次次事件、一项项调查中累积起来的信任。而在调查中,既做“裁判”又做“选手”就有些“不伦不类”。
   

在一些国家及地区,习惯于采取独立调查的手段。在事实问题面前,权力机构不会出面干预,而是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小组,对事件进行独立调查,然后出具一份报告说明他们所调查出的真相和相关看法。严格来说,这份报告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但如果权威机构认可,便会采纳,向公众发布。
   

我认为独立调查委员会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模式。因为它并没有常设机构,每一次都会根据具体情况挑选不同领域中专业、公正、独立的人作为成员,是具有群众基础的。

 

上观新闻:这次争议发生在相关机构的公示程序中,公示本身就是建立政府部门公信力的有效手段。但也有市民反映公示做到了,可是机构监督电话却打不通,是不是这方面也有改进的空间?
   

陆志安:公示制度就是为了监督,让人们能够提供一些之前所遗漏的重要信息,在做决定之前有更全面的考虑。那也就是说,要有专人或是专门的机构来负责接待,形成机制去解答人们提出的疑义。
   

要明确的是,公示制度需要对质疑双方负责,让他们都能得到一个合理的交代。是否录音、质疑者是否可以查看前期评估材料、质疑双方是否需要当面对质等等具体操作手段都可以再商榷,重要的是利用现有的信息公开渠道,以开放的姿态做好沟通、鼓励沟通。
   

上观新闻:在这件事上可以看到人们基于法律的讨论、基于道德的争论,也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了社会相对缺乏“安全感”,“安全感”又要如何获得?
   

陆志安:人们把法律法规和道德捆绑在一起谈不无道理,两者同为社会规范的一部分。区别是,法律是最基本的底线,具有强制措施,而道德是人们追求的更高标准的行为准则,往往通过社会舆论来监督。
   

在我看来,道德不能脱离人的生活。人有层次,道德同样有层次。高举标杆而不符合生活常规的道德,很容易走入“道德强暴”的误区。    
   

说到“安全感”,还是需要法治和德治并行,让每个人内化出“安全感”和力量。
   

法是人来制定和执行的,法的好坏与制定者息息相关,对法的理解也会影响执行过程中的善意和公允。因此,我们更需要有“德治”,修养人的德行,来维护法治。而对德的追求并不意味着不能犯错。德是一个人不断调整修炼的过程,道德就是通过社会舆论来调整内心和行为。
   

高压之下也能有道德,但我们要意识到,更需要倡导的是激励机制,是人人心中对德的向往,对自己和他人尊严的爱护和珍视。
   

所以,“就事论事”只是平息这场风波的第一步,以此为鉴,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栏目主编:龚丹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